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» 走进赤水 » 亲近赤水 » 历史沿革

以史为尺,丈量黔北边城

作者:  来源: 发布日期:2016-05-11 16:30:33   浏览次数:  文章字号:   
分享到:

  赤水的英雄歌最开始是从船工的号子声中流传。赤水河是连接川黔、注入长江的支流,清乾隆元年,古仁怀县列为川盐入黔口岸后,成为川盐入黔的重要运道。水道盐运可以说谱写了赤水的史书,盐运的发展自然刺激出码头经济的繁盛,而码头经济自然衍生出了一系列的码头文化。码头,是英雄的江湖和义气。而对于赤水,码头是地域文化的象征:鼎盛时的赤水,街市攘攘、灯红酒绿、盐船争流,船工的号子在此间起伏。1935年,红军四渡赤水出奇兵,又第一次让赤水人看到了不一样的英雄。

  以史为尺,丈量黔北边城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【序言】

   在城市的起源和发展学说中,集市说广泛的被专家学者所认可,即城市是由于商品经济的发展,形成了集市贸易,促使居民和商品交换活动的集中,从而起源。在这种学说中,河流往往是最重要的估量因素,名城与河流的相互守望,是一个千古纠缠、魂牵梦萦的情结,诸如巴黎与塞纳河,伦敦与泰晤士河。中国历史上的名城也多践行于这条真理,比如历史上鼎鼎大名的长安和泾渭两河,当我们把目光从黄河流域移向长江流域时,我们会发现在黔北地区也有一条河流和一座小城相生相依,赤水河与赤水城,他们走过了风尘滚滚的历史,织就了沉淀千年的文化梦境。

  【正文】

  赤水前传:仁怀

  赤水,古称仁怀。

   如果说水是生命的源泉,那么河流就是孕育城市的子宫,千秋万古,河流的功能从灌溉、捕鱼,到航运、纳污,划出一道由农业、渔业向商业、工业发展的曲线,划出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过渡的城市脉络。赤水河水千年不息,滚滚汇入长江,带给这座赤水城繁荣、兴盛和衰落。

   赤水的历史远在新石器时期,那时赤水河中下游已有人类活动,已发现有石斧、石锛、石网坠和原始人类用火痕迹及至今仍无人释读的岩刻符号。而从最近考古发现的马鞍山岩墓群中出土的陶、瓷、铜、铁生活用具与生产工具,成为赤水早起历史的重要佐证。现赤水老县城改建江西会馆为赤水丹霞石刻博物馆内,珍藏了汉代石棺和石刻,不论从墓葬制度还是石刻雕刻手法来看,都和当时中原地区基本相同,这证明自汉代开始赤水地区就与中原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。现今赤水丹霞石刻博物馆以老县城旧街和万寿宫为依托,由明清戏台、石刻展馆和许真祠三进院子组成,以石刻作为赤水历史的见证。赤水地区为丹霞地貌,所产之石利于石刻形象的塑造,从古自今赤水地区石刻工艺都较为发达,且赤水地区一直保有刻石记事之俗,碑刻史实详记、文辞风雅,以赤水所出之碑管小而可窥赤水历史之全豹也。在赤水出土的一件石壁上,一位持斧的女将军形象特别突出,花髻、腰虎头、宽脸、竖眉、大鼻头,从衣饰和相貌分析,这石壁上所刻画的女性理应是蒙古人,这也表明了赤水多元化的文化脉络。

   赤水所处黔北地区,是汉族聚居地向少数民族地区过度的重要地带,在历史上赤水曾多次改制,每次改制建制也为赤水保留了独一无二的文化味道。唐代为加强对少数民族的统治,在西南地区设置大量羁糜州,在今赤水地域内设置有淅州、蔺州、能州等。到北宋大观三年(1109年),赤水正式用行政建置,时属滋州仁怀县,县城在今复兴镇。宣和三年(1121年),撤滋州,降仁怀县为堡。赤水也是历史上“改土归流”措施的重要实施地之一,万历二十九年平番后,在赤水实行“改土归流”,以仁怀里、龙门里、上赤水里、丁山里、小溪里等设仁怀县,隶四川行省之遵义军民府。乾隆十年(1745年)十月,贵州总督张广泗请准疏通赤水河,以便于铅铜入京和川盐入黔,次年竣工。从此赤水河成为川盐入黔重要通道,各地商贾营集赤水,大量流民涌入烧炭、种靛,以盐运、竹木为主的经济迅速发展。乾隆十三年(1748年),改遵义分府为遵义厅,亦称仁怀厅。从汉以来,历朝历代都对赤水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制,县、堡、番、厅的轮回让这座黔北小城在时间中静默不语,只留下了如今诸如博物馆中陈列的满眼历史烟云的味道。

   岁月并没有给赤水带来太大的改变,赤水河依如赤练,赤水人的生活依然优哉游哉。在东城门外的码头旁边,有一片保存至今的汉代古街区,当地人命名为“石塔塔”。漫步于此,会发现赤水的历史就是这样的寻常巷陌,斜阳草树。

  老码头的过去、现在

   从赤水的历史发展脉络,我们不难看出,赤水几代的废藩置县、改县为厅,都围绕着赤水河的航运业来开展。可以说赤水河的航运给了这座城市政治和经济上的活力。赤水河发源于云南省镇雄县,东流至川、滇、黔三省交界处的梯子岩,经贵州省赤水市至四川省合江县入长江,河流水量大且汇入长江,利于通航,而赤水河之于贵州的贡献,莫过于盐道的兴起。同时盐道的兴起也给赤水带来了独特的内陆码头文化。陈熙晋曾在诗歌中描绘了一幅盐船到仁怀厅城的繁忙画卷:“东门沱下水鳞鳞,浦树沙鸥画不真。邪许数声船舶岸,一篙犹带锦江春。”

  盐,关系国计民生,喻为“国之大宝”。贵州不产盐,食盐完全仰仗川、滇、桂、粤诸省。清雍正后,川盐基本占领了贵州市场,成为一种“官督商办”的“政治”商品。赤水河是连接川黔、注入长江的支流,清乾隆元年,古仁怀县列为川盐入黔口岸后,成为川盐入黔的重要运道,运量居四岸之首。从整个中国来看,内陆地区的码头文化都是一种内敛型的兼容并包,赤水地区也不外乎如此。船舶和盐商不停的带来外面世界的精彩与落寞,但却始终打不破镇子的宁静。

   大同的码头在70年前是一个繁荣的顶点。半山腰的镇子下,沿河用红石砌成的码头很有规模,可以遥想当时码头上常常停泊着载满货物的商船。这些船多从下游运来布匹、花纱以及川黔两地所需洋广杂货,以及川黔边境内由旱路而来的各种土特产、生熟药材均在此交货转运,木材竹筏浮江而下时,半个河面都是楠竹。正因如此,大同最出名的就是铁匠铺,旧船上用的铁钉、铁梢之类的小铁具成了大同主要的工业品。最繁荣时,不到300户人家的小镇上,竟开了六七十家打铁铺子。现在走到大同古镇的石板路上,没有了铁匠的吆喝和船工的号子,青砖、拱门、石板街重新演绎古镇的日常,坐在门槛边看书的老者和戏水的儿童一样的淡定从容,夕阳笼罩下的宽敞码头依稀留着属于老一辈的精彩和闹热。几乎没有的商业化给了有心人必要的回忆条件,去镇中的油纸伞店购一把伞亦或是去万寿宫淘一些的古旧玩意儿,感受早以逝去的生活味道,读出大同码头历史的悠远和厚重。多未修缮的古迹,青苔遍地,野草疯涨,屋檐下的燕巢,或许这就是历史本就该留下的模样。

   丙安,是一个距赤水城25公里的水上小镇,之所以说是水上小镇,原因是直至2000年,丙安才开通到赤水县城的陆路,之前丙安与外界的交通一直靠水路航运联通,所以丙安可以称得上是赤水河上盐运文化保持的最好的古镇。丙安,古称炳滩,地处川黔古道水陆要冲,舟楫转运、行商往返极大地促进了其商贸的繁荣、经济的发展。鼎盛时期的丙安,镇上,商号、作坊、餐馆、旅店、茶楼、酒肆、帮派、团体、三教、九流应有尽有,为古川黔水道上一处商贾云集、盐船争流、灯红酒绿、人来人往的水陆码头。如今,也是得益于赤水水路繁盛而陆路不便,悬崖边的吊脚楼,逼仄的青石板街,低矮的青瓦木楼,刻着篆字的城门,一切都如当年的样式保留了下来,就连跨越赤水河的钢筋混泥土大桥也远远的躲着,仅靠一座晃悠悠的铁索桥与对岸的新街连接。随着如今社会交通的完善和城镇化的推进,赤水城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,城市建设日新月异,而丙安凭借赤水河的围绕,在这个时代就像是一张泛黄的老照片,给人一种浸入骨髓的亲近。和大同一样,这两个码头古镇,在这个时代,早已褪去了昔时码头的繁华,热闹属于“他们”和过去,今天的古镇,属于云卷云舒的花开花落和夕阳下的寂静码头,也许会有古镇的老人给你讲那时候码头江湖的快意恩仇,也许你可以听见古镇少女的高跟鞋袅袅婷婷地踏在青石板的小路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X

赤水市政府

微信二维码

赤水市政府

微博号

贵州省网上

信访APP